万能娱乐官网入口-“港区国安法”是对某些外部势力的精准打击

“港区国安法”将成为各种境外势力的“紧箍咒”,使过去长期以来在香港有恃无恐的某些势力感受到法律带来的沉重压力。

     不久前,全国人大高票通过“港区国安法”,从国家安全的角度为香港堵上安全漏洞,以利于维护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毫不意外的是,从全国人大开始审议“港区国安法”以来,一些外部势力便对此表示“特别关注”。

 英媒《每日快报》报道截图

英国首相和外交大臣称准备调整移民法规,修改英国海外公民护照,并妄称“港区国安法”会对香港产生“消极”影响。

美国总统及一些政要则表示要做出一些所谓“强烈反应”。

然而,某些西方国家对“港区国安法”的反应,恰恰暴露出它们在香港的某些“特殊利益”。而“港区国安法”正是对这些外部势力的精准打击。

谁在为乱港分子站台?

在近年来的多次乱港事件中,如2014年的“非法占中”,2019年的“修例风波”,往往可以看到很多境外势力的影子。境外势力甚至毫不掩饰地教唆鼓吹暴力乱港活动,并在国际舆论上混淆视听,使作为“东方之珠”的香港陷入持续动荡,经济衰退、社会失序、法治弱化。

2019年10月27日,往日繁华的香港商业中心十分萧条。

2019年,香港经历了持续半年多的风波之后,经济出现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2019年底,香港的暴力犯罪案件也飙升了9%,尤其是其中不少涉案者还出现低龄化倾向,暴力乱港势力已开始严重荼毒香港的年轻一代。

去年的“修例风波”前后,各种境外势力以各种方式介入香港问题——或为少数反对派站台撑腰,或提供各种资金和物资,或借此谋取私利。

在2019年“修例风波”之前的3月和5月,反对派头面人物陈方安生、李柱铭、李卓人、罗冠聪等人便赴美会见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人,寻求“支持”。

美国副总统彭斯与黎智英会面(自由亚洲电台网站截图)

“修例风波”发生后的7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又高调会见长期在社会舆论上兴风作浪、毒化香港政治生态的香港《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

8月,美国驻香港及澳门总领事馆的政治组组长朱莉·艾德被曝光多次会见反对派头目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锋、罗冠聪等人,陈方安生、黎智英、李柱铭等人还被发现在某高档餐厅与外国人聚餐时“相谈甚欢”。

9月,黄之锋等人还公然赴美出席所谓涉港听证会,去德国和台湾地区与一些政治人物会面,公开呼吁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

在2019年香港“修例风波”期间,媒体多次拍到有西方面孔的人士在现场操控指挥的画面。

台湾地区的蔡英文等则通过持续操作“香港问题”,打“恐中”、“反中”、“仇中”牌。台湾地区的一些政客也通过各种渠道,向香港反对派提供资金和物资支援。

谁是导致香港乱局的主要推手?

长期以来,香港不但是亚太地区的重要经济和金融中心,也因其特殊的地位和位置,成为西方情报机构活动最为活跃的地区,是西方国家在亚太地区对华情报中最重要的活动基地。

作为规模最大的驻外机构之一,美国驻港澳总领馆的工作人员数量长期维持在千人的规模,并且该领馆并不直属美国驻华大使馆,而是直属美国国务院。这其中很多人的真实身份,恐非外交人员那么简单。如去年多次会见反对派的朱莉·艾德,其职业生涯起步于美国国务院的对外心理战部门,过去曾长期派驻于中东地区,其主要工作便是以民主和人权为名对他国进行渗透。

  美国驻港澳总领馆

除公开的外交机构外,还有众多打着非政府组织旗号,实则是西方政府和情报部门的外围组织,在香港长期活动。其中包括已被查证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DI)、“国际共和研究所”(IRI)、“人权观察”组织(HRW)、“自由之家”组织(FH),英国的“国际特赦组织”(AI)、“香港观察”组织(HKW)等。

2019年8月3日,香港市民在美领馆前抗议美国干预香港事务。(图片来自大公网)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和“台湾民主基金会”(TFD)被发现通过所谓“华人民主书院”组织,提供资金等来支持香港的“颜色革命”,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长期资助“香港职工会联盟”(HKCTU)等反对派组织。

香港事态的变化和种种事实表明,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外部势力长期蓄意扰乱香港社会发展,颠倒黑白,制造对立,是导致香港局势混乱的主要推手。

“港区国安法”的真正作用是什么?

而“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这些势力的活动将受到明显遏制。近期已有不少新闻显示,一些在港的境外“组织”和“机构”已开始出售名下资产或降低曝光度,显示其已有意或已经开始撤离香港。

同时也可以看到,在“港区国安法”发布后,尽管美国政要宣称要对香港实施“制裁”,然而被认为实际上只是虚张声势。

香港是中国唯一实施“普通法”(也即英美习惯法)的地区,是亚太地区最重要的资本市场、最大的企业并购市场、最大的保险和资产管理市场。

长期以来,美国资本在香港金融资本市场和商贸中都获利巨大,拥有重要的经济利益。目前在港美国人约有8万人之多,有250个美国企业的亚太区总部设在香港。2009年到2018年,美国每年通过香港的转口贸易获得2970亿美元的顺差,平均每年超过260亿美元。

香港货柜码头

美国威胁要取消美元与港元的联系汇率制,然而事实上是否实施该项制度的主动权并不在美国,而是香港自己。并且美国若真的有意采取此项动作,将会加速美元霸权在亚洲地位的衰退。 

美国政要还威胁要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然而此举同样也会阻挡美国资本进入香港,损失最大的也是美国的投资人。

在临近美国2020大选的时候,不论是执政的特朗普政府,还是民主党候选人,都不会在此时采取真正的行动,在香港拥有众多利益的资本财团和利益相关人也不会同意此类行动的发生。

因而,通过并实施“港区国安法”,不仅有利于恢复香港社会的正常秩序,稳定香港经济发展环境,维护香港的繁荣与发展,更是对各种外部势力的一项精准的打击。

“港区国安法”将成为各种境外势力的“紧箍咒”,使过去长期以来在香港有恃无恐的某些势力感受到法律带来的沉重压力。毫无疑问,这将对维护国家安全稳定与发展,重新焕发“东方之珠”的光彩,具有重大的积极作用。

(来源:百万庄通讯社 作者:熊兴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关键词:
责任编辑:卫芸辉
分享到: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